文化 我们询问了 Z 世代对于 Michael Jackson 的看法

  继 Dan Reed 饱受争议的纪录片《Leaving Neverland》(离开梦幻岛)之后,一场关于我们是否应该听 Michael Jackson 的音乐的争论爆发了。但这对他的传奇生涯来说意味着什么呢?

文化 我们询问了 Z 世代对于 Michael Jackson 的看法

  公平地来说,社会与Michael Jackson接洽的方式发生了转变。继Dan Reed富有争议的纪录片《Leaving Neverland》(离开梦幻岛)之后,全世界都在密切关注 Jackson 是否曾与未成年男孩发生不正当的性关系。

  Reed 的电影是特定的:它架构了 Wade Robson 和 James Safechuck——他们都声称作为未成年人,Jackson 对他们实施了,这段情节出现在电影的中间部分。《Leaving Neverland》并不是一部关于 Michael Jackson 的电影,而是关于儿童以及对幸存者和他们的家庭衍生的影响。然而,他们的经历不是卷入到叔叔或者学校教师的故事,它涉及到了有史以来最有名的人物之一。

  当然,所有这一切的关注点都应该集中在幸存者的身上。我们大多数人也和 Michael Jackson 还有他的音乐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并且我认为你可以和其中一个人发生对立,同时也可以成为幸存者的盟友。但 Michael Jackson 的粉丝团,还有不是他的爱好者的人们似乎都不太愿意承认他的过失。在粉丝团 Jackson Estate 里,他的追随者以及普通公众成员们都不遗余力地诋毁 Robson 和 Safechuck 的证词。他们将纪录片描述为“公共私刑”,并将两个幸存者的动机描绘为“受金钱驱使”。这与 Jackson 和他的团队在他有生之年使用的同样的失信途径有异曲同工之处。在1993年和2004年的时候,他曾被指控性骚扰未成年人。Robson 和 Safechuck 都曾向 Jackson Estate 提起诉讼要求赔偿他们所遭受的损失和伤害,前者要求赔偿1.5亿美元。他们的案件被法院驳回。

  对那些在 Jackson 还活着并且处于他权力高峰期时长大的人来说,纪录片可能对他的传奇生涯产生的影响非常重要。

  这就是为什么,像是某些广播电台拒绝播放他的音乐,还有为什么关于如何处理他的音乐的讨论会在全国性的报纸、社交媒体、办公室和餐桌上进行,我们能够或者说应该继续称他为流行音乐之王吗?

  然而,有一整代音乐爱好者,由于他们的年龄,他们不会记得 Michael Jackson 去世前的那段时间、他们也不会记得 Martin Bashir 的纪录片和“Wacko Jacko”的红色头条报导。他们对 Jackson 的记忆是他去世后十年 Estate 所兜售的:一个音乐偶像和他所缔造的传奇。

文化 我们询问了 Z 世代对于 Michael Jackson 的看法

文化 我们询问了 Z 世代对于 Michael Jackson 的看法

  “我仍然记得我当时所在的地方,当我听说他已经去世时。”西北大学19岁的学生 Ellise Shafer 回忆到:“这是我童年时代非常生动形象的记忆之一。那个时候我十岁,然后我们即将参加表演,演出内容是翻唱 Michael Jackson 的作品,这完完全全非常巧合。我记得我一直很震惊,并且只知道这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即使它对我个人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

  Ellise 说到,在她观看《Leaving Neverland》之前,她根本不知道针对 Jackson 涉及儿童质控的历史。“我听到有人在谈论 Michael Jackson 和孩子们。但我总是下意识地认为这是关于他在高楼里把他的儿子举出窗外的争议。”她补充到。

  她说,这部纪录片让她感到很茫然,且毫无疑问,Jackson 虐待儿童在她看来是既定的事实。但她仍然没有被这会影响到他传奇生涯的说法说服。“在我看完纪录片之后,我在 Twitter 上搜集了一些信息,从搜索《Leaving Neverland》开始,似乎有大量的 Jackson 的支持者并不接受且反对它。”她说到。“甚至还有一些 Twitter 账户所有页面都是专门用来‘揭穿纪录片谎言’的。我读过的大部分推文肯定都是为了支持他的——老实说这让我感到可怕。在我看来,他似乎是一个连续的儿童虐待者,鉴于这部纪录片,如果有更多男性被提出来讨论,我也不会感到惊讶。”

  来自 Cardiff 的 Sophie Williams 目前18岁,他称自己是 Jackson 的“终身粉丝”。“我简直无法描述当他的一首歌在收音机上播放时我所感受到的一种纯粹的兴奋。”她回忆到,并解释说,在 Jackson 去世后,她沉浸在他的唱片和视频中。然而,这已经改变了。“我几乎感到非常内疚:当其他人受到他的权力所迫的时候,去告诉别人他的音乐对我来说意义重大。”她承认到。“我完全理解并尊重有些人认为他们可以将音乐和 Jackson 本人分开,但对我自己来说,这不是一个选项。”

文化 我们询问了 Z 世代对于 Michael Jackson 的看法

  然而,Sophie 不确定这部纪录片是否会完全“撤销”这位歌手,但相信他的名字旁边会有一个免责声明。“由于很多关于 Michael 传奇生涯的争论都是在社交媒体的‘法庭’上进行的,我确实觉得这些指控将会对他未来的声誉产生重大影响。然而,总会有人争辩说他是无辜的,并且他们会努力去保留他的艺术遗产,但现在这个证据表明其它情况将会存在。”

  23岁的 Noura Ikhlef 有回忆起2005年针对这位歌手指控他猥亵儿童的公开审讯。“我记得那时候每个人都总是开玩笑说他是恋童癖者。”她补充到,“而且我记得还有很多人解释说他总是孩子们在一起很可能是因为他动荡不安的童年的结果。”

文化 我们询问了 Z 世代对于 Michael Jackson 的看法

文化 我们询问了 Z 世代对于 Michael Jackson 的看法

  Noura 解释说她没有看完《Leaving Neverland》,“因为它的内容题材很难让人继续看下去”——但她确信 Jackson 有罪。“我倾向于说‘艺术家绝对是他艺术道路的一部分’。”她说到,“但至于 Michael,他的歌曲是音乐和流行文化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我不觉得我仍然可以继续听他的歌,但我能理解一些听着 Michael 的歌曲长大的人会发现很难突然停下来,只是忘记了那些与这些歌曲有关的记忆。”尽管如此,她还是建议看待 Jackson 传奇生涯的方式取决于媒体们如何处理。“毕竟,他们是左右艺术家声誉的存在。”她指出。

  来自 Wales 的18岁的 Caitlin McMillan 也表示她不会再听 Jackson 的音乐,并且认为现在的年轻一代将会拒绝他和他的音乐。“制作好音乐并不意味着会让你成为一个好人。”

  “我认为年轻一代更多地在关注这些指控的严重程度,而老一代的人因为和 Michael Jackson 的长远认识,不愿让这位巨星就这么殒灭。”

  一位24岁的年轻人希望在 Twitter 上碰到 Jackson 的粉丝后保持匿名,他表示虽然他对纪录片感到非常伤心,但他并不相信这会改变未来这位歌手被看待的方式。“Jackson Estate 价值数亿美元,他们将竭尽全力挽救能人他们保值的东西,Michael 的声誉。”

文化 我们询问了 Z 世代对于 Michael Jackson 的看法

  事实上,来自 London 的19岁的 Alex Dawson-Banson 表示,因为 Jackson 去世了,所以她还没有看过《Leaving Neverland》。“他无法为自己辩护。”她说到,“而且我不想破坏他在我脑海中的形象。”她说 Michael Jackson 在2005年的判决中被无罪赦免了所有赔偿,但觉得停止听他的音乐是一个人的个人决定,应该取决每个人的独立想法。“我认为,如果有摄影或者影像证据意味着无可否认他是有罪的,那么听他的音乐则是不行的,因为你会选择忽略事实,仍然支持这位艺术家。”她补充到。“Michael Jackson 的支持者有很广泛的粉丝群体,他们不相信这些指控,并且正在抗议这部纪录片,所以我认为他不会有严重的垮台。”

  18岁的 Beth 并不赞同这种意识形态,但她说她的一些同龄人都这样做。“你身边有人说它们只是指控,并且它们无法被证实,”她解释到。“从我之前交谈的那些人里,似乎更不愿意去接受这些指控是真实的,更多都是围绕着 R.Kelly 或者 Woody Allen 的反应。但我想更多人是真的在意 MJ。”

  “我完全反对他在生活中的所有选择,并且一直都知道有些东西是不太正确的,但我不能否认他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表演者,而且他创造的音乐,有一些是这个产业里最好的。”

  只有来自 Bedfordshire,22岁的 Phoebe 说在这种情况下,她觉得能够将艺术家和他的作品分开。“我完全反对他在生活中的所有选择,并且一直都知道有些东西是不太正确的,但我不能否认他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表演者,而且他创造的音乐,有一些是这个产业里最好的。”她辩论到。“由于他的许多歌曲都与我个人的记忆有关,我不想因为他自己糟糕的选择而无视我自己个人的回忆。”

  “对于我来说,已经发生的事情,创造下的回忆是无法被完全撤销的。若有恶行存在,那些无法抵消他的辉煌,反之亦然。”来自长沙24岁 Koi 说道。“一个人的复杂性质无法用当即的几句话来定义,历史和未来都无法被控制,对于一个不熟悉他的人来说,所有的事件已经被交织关联,时间会给出答案。”

文化 我们询问了 Z 世代对于 Michael Jackson 的看法

  与我交谈的每个人都同意的是撤销文化的不确定性,特别是在这个领域的个人责任和义务。然而,就 Jackson 的案例而言,达成的共识是为幸存者提供一个能够讲述他们的故事的平台是当下情况中最重要的。“仍然需要向受到影响的人表示尊重。无论他去世与否,那些人总会有那些记忆。”Caitlin 解释说。

  和这些年轻人的对话,毫无疑问地表明,那些曾经授予 Jackson 的崇拜已经正式完结,无论他的粉丝和财产怎样协力和抗议。曾被称为流行音乐之王的人已经失去了他的皇冠。并不是说他作为流行音乐的统治者的身份能够成为他无罪赦免的一个指标——就像 Elise 所说的那样,“大多数国王也是邪恶的人,他们经常有不正当的关系。”未来,我们再也不应该受到像 Michael Jackson 曾经行使过的君主权力式那样的诱惑。

相关推荐
新闻聚焦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